龙夕

The War of Warriors(Ⅵ)

你在渡船口:

  又是好久不见。
  依然完全OOC, 依然对任何人没有任何恶意。
  一丢丢赞洛提及,最好的祝愿送给他们。
  太久没写了,有不好不贴切的地方欢迎指出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王之王(一)


  斜月如盘,把蹁跹尘埃映照得通透。
  寝床一半是月色一半是黑暗。躺在光芒之下的斯蒂芬忽然睁开眼睛,满满的琥珀色荡漾着蔓延开。
  昨晚宴请了几位封臣,推杯换盏间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自己的酒量,记忆在白葡萄酒里慢慢的流失,灯光晕成一汪橙色海,音乐和欢笑激荡起波澜令他头晕目眩。
  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。斯蒂芬有些费力的支起身子向身边看去,黑暗中的克莱垂睫安然的睡着。
  “克莱,克莱?”斯蒂芬低声喊着他的名字,听到他平静匀称的呼吸声,长舒一口气。
  之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狼狈的醉酒,怎样躺下的都不记得。斯蒂芬的脑袋昏昏沉沉,他揉了揉眼睛,习惯性的端起床边小桌上的酒杯想润一润喉,入口的清凛寡淡让他皱起了眉头。
  克莱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响起,吓得他一激灵:“你的酒被我喝完了,杯里是我昨晚倒的水。”
  “我以为你睡着了。”斯蒂芬一阵心虚,他笑嘻嘻的凑近克莱躺下,讨好般的用脚趾沿着克莱的大腿向下滑,语句含混的说道:“辛苦你啦。”
  克莱一言不发,却故意躲开他凑上来的身体。
  黑暗中斯蒂芬摸索到克莱的手,一把扯过来在自己的睡袍上扯了一下:“这个,是不是你给我换的?我完全没有印象了。”
  “不然呢?”
  斯蒂芬有些不好意思,咳嗽了一声道:“这种事你让仆人做就好了。”
  “我不喜欢别人看你的身体。”克莱的声音依然冰冷冷的,可是听得斯蒂芬心中一荡。他不由分说凑到克莱耳边吻他的耳垂,用最常规的伎俩试图求欢,被克莱一把推开: “我也不喜欢和你玩酒后乱性的游戏。”
  “你怎么回事?”被拒绝的小领主脸上有些挂不住,语气明显加重了几分。
  克莱没有理会,突然转移了话题:“昨天上午我和德雷蒙德打猎的时候,看到了一只白色的信鸦。”
  斯蒂芬正欲发作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。
  克莱继续说道:“自古以来白色信鸦只有王座上的人才有权使用,我小时候在洛城见过一次,来到奥克兰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了。”
  “它怎么会出现在奥克兰?迈阿密的那个人,他有什么信息要向我传达?”
情欲的气息烟消云散。斯蒂芬脑海里闪过万千念头混乱的缠绕在一起,本就有些痛的脑袋愈发昏涨起来。
是因为我们征战太多触犯了那个人的利益?还是因为我们收留安德烈惹怒了那个人?我和迈阿密从来没有直接的联系,他为什么会找上我?
斯蒂芬这么想着,却什么都没说出口。他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节律,故作沉着的对克莱说:“别想这些了,赶紧睡吧。”
  克莱没有感情的“嗯”了一声,突然凑过来吻了一下斯蒂芬悄然皱起的眉头。
  “晚安。”
  “你这个坏家伙。”斯蒂芬展眉笑了出来。
  飞鸟落在窗边敛起洁白的羽翅,闪烁着黑色的眼眸,在月色里安静着。


它从东海岸乘风而来,穿过整个大陆的波云诡谲,将晚宴的邀请函送进了奥克兰的甲骨文城堡。
  斯蒂芬将邀请函反复的看了几遍,目光在信笺尾端的落款上定格。
  “勒布朗.詹姆斯皇帝一个月之后将于迈阿密举行盛大的宴会。”斯蒂芬把信纸递给克莱,转头询问迈尔斯学士道,“我们一定要去吗?”
  “明为邀请函,实则征召令。”
  “是了,皇帝的征召自然不能违抗。”斯蒂芬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“那就请学士为我们打点行装,我去护卫队亲自挑几个孩子,不日就随我和克莱一起去迈阿密。”
  斯蒂芬转身正欲出门,一直一言不发的克莱忽然开口道:“斯蒂芬,这封邀请函上没有写我们的名字——只是‘奥克兰的勇士们’。”
  “我知道,我看到了。”斯蒂芬回眸冲他粲然一笑,“我们的名字没有那么重要,克莱.汤普森爵士。”
   迈尔斯学士微笑着接过话题:“大人,你外出的这段时间,请允许我留下德雷蒙德和我一起守护奥克兰。”
  “放心吧学士,我会安排好他的。”德雷蒙德性格莽撞,斯蒂芬也担心若带他去迈阿密他会惹出什么事端,索性把他留在家里,对奥克兰来说也是一层保障。
 


  “那么,奥克兰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  斯蒂芬和往日出征前一样举起一杯饯行的酒。他知道长途跋涉要经历的不止颠沛生活,未卜的前路深浅难测。
  安德烈走上前来,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会暗中保护你们的。”不等斯蒂芬应允,安德烈继续说,“请允许我在你们平安抵达迈阿密后,回费城探亲。”
  斯蒂芬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。
  铁蹄扬起一路尘埃,晨阳给一行人镀上柔和的金色光芒。
  向东行,目标迈阿密。


  一路快马加鞭便装简行,他们也只是被旁人认做是过路的骑士,没生出什么是非。领略过了各地风土人情的皮毛,这一程也算轻松自在。
  迈阿密的美航城堡金碧辉煌宏伟气派。守城的侍卫看过请柬验过身份,便由红衣仆人领着他们住进了城堡内的客房。
  他们换上属于奥克兰原色的礼服,互相为彼此整理了仪容。
  “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规格的晚宴。”梳洗去一路风尘,从镜子里看着身后的斯蒂芬,虽说依然面无表情,语气里却添了几分忐忑。
  “我也没有。”斯蒂芬的眉眼似乎永远含着笑意,“所以我要你和我一起。”
  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  美丽的红衣女仆引领着他们来到举行晚宴的大厅。大厅里灯火通明,音乐在高处演奏着,放眼望去满是忙忙碌碌的红衣仆人,在桌与桌之间周转着。每个桌上都摆着水果和甜点,有的桌已经坐上了人,大部分还是空的。
  女仆领着他们到了自己的位置,行了礼便匆匆离开。
  斯蒂芬盯着空着的正座看了片刻,才逐个打量起其他的座上宾。而克莱一直在把玩着手里精致的雕花酒杯,对周围的一切似乎全不放在心上。
  斯蒂芬悄悄肘了他一下,故作漫不经心的耳语道:“我们对面左手边的那一桌,穿着黑镶红礼服的两位——”克莱抬起头顺着他描述的方向看去,那两个人的衣服上绣着枫叶的图案,脖子上佩戴的龙骨甚是夺目。
  “嗯?”克莱只得发出点声音表示自己还有点兴趣听下去。于是斯蒂芬继续兴致勃勃的说道:“北境之王凯尔.洛瑞和他的情人德玛尔.德罗赞。”
  “哦,是他们啊。”
  “他们两人的感情好的令人艳羡,凯尔对德玛尔真是一片痴心。德玛尔生性沉郁,凯尔不惜付出一切只为博他一笑。”斯蒂芬看他没什么兴致,撇撇嘴自顾自的说道,“你不知道猛龙家族那本《多伦多纪事》,有些章节的措辞堪比艳情小说,连‘日行几次’都记载的清清楚楚,看得我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以为自己看的是什么野史。”
  克莱依然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,抿了一口酒悠悠的说道:“那他们究竟日行几次啊?”
  斯蒂芬冲他翻了一个白眼。克莱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,转过脸看着斯蒂芬说:“你也不必说‘羡慕他们’这种话给我听,我回头就给迈尔斯学士说一声,让他命人把我们‘日行几次’也写进书里不就完了。”
  “你整天跟着德雷蒙德厮混,也学会了他的油嘴滑舌啊。”斯蒂芬笑着转移视线,目光定格在北境之王旁边的桌上。
  “那两位穿着奇怪的巫师服的年轻人,应该就是巫师家族的约翰.沃尔和布拉德利.比尔了。他们的左手边那一桌,衣服上绣着鹰头的是老鹰家族,我只知道老鹰家族有几位硬汉子,可是那几位谁是杰夫.蒂格,谁是保罗.米尔萨普,谁是凯尔.科沃尔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斯蒂芬越说兴致越高,大有把在座的人介绍完一遍的架势。
  各地的领主陆陆续续的走进来,曾经结盟过的或交战过的,见过的或者没见过的,都因皇帝的邀请在这里相聚,相视一笑,泯灭恩仇。
  克莱的目光随着斯蒂芬的介绍游走着,一直到斯蒂芬看到不起眼的角落里独饮的年轻人,停了下来出神的看着。
  “怎么,你不认识他?”克莱笑着问道。
  斯蒂芬回了回神:“怎么会不认识呢,克利夫兰的凯里.欧文。”
  “多年不见,凯里英俊了很多啊。”
  斯蒂芬笑了笑,低头抿了一口酒。
  大厅里的气氛越来越热闹。忽然门口传来的骚动盖住了全场的喧嚣,斯蒂芬向门口看去,鱼贯而入的是六大国的国王们。
  座上的人纷纷起身示意。斯蒂芬赶紧拽着克莱站起来,心里有些慌乱。说来有趣,他和蜂王克里斯.保罗书信来往不断,却从未见过他本人。
  “听说克里斯相貌出众,是走到哪里都会被赞誉的样貌……”斯蒂芬低声对克莱说着,忽然被克莱扯了一下衣袖。
  抬眼便对上了布雷克.格里芬满满当当的笑容。走在他身前的男人个子不高却十分英俊,一双眼睛似含情脉脉,整个人却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场。
  斯蒂芬赶紧行半跪礼致意。
  “不必多礼,我的孩子。”克里斯笑着把他拉起来,“今天这里只有一个人需要你这般行礼,那便是勒布朗.詹姆斯皇帝。”
  “我知道了,大人。”斯蒂芬看着他的笑容,顿时觉得倍感亲切。
  克里斯冲他点点头,走向自己的座位。
  突然间耳畔的音乐戛然而止。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,忙碌的仆人们收起手头的工作靠着墙站成一排,垂首静立着。
  在场的所有人都站直了身子,许多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大厅门口。
  他来了,他来了。
  王冠在烛火的映衬下熠熠生辉。 他身披红色斗篷,手中捧着的是象征着无上荣光和权力的圣杯。
  他径直的走到正座前,面对着所有顶礼膜拜他的人,用浑厚有力的嗓音说道:“各位不必多礼,原谅我来迟了。”
  斯蒂芬抬起头,终于看清了他的容貌。斯蒂芬睁大了眼睛,由于惊讶微微张开嘴,顾不上一时的失态。
  透过那个人的瞳孔,记忆回到了夏洛特的夏天。
  那是他被奥克兰选中的前一年。当时他正和几个小伙伴在夏洛特的竞技场比试射箭。他的箭接连几次命中目标后,听到身后有人大声鼓掌叫好。他回过头,看到一位红色斗篷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,微笑着注视着他。
  他很少见到那么强壮的男人,似乎那匹骏马都承受不了他的重量。他看起来很年轻,满面含笑向他策马而来。
  “准头很不错嘛小伙子。”
  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红斗篷的男人继续说道:“想要成为一名战士还远远不够,但是你这个年纪的孩子能做到这样,前途无量啊。不如跟我去克利夫兰,我亲自培养你,如何?”
  “克利夫兰?我就是在哪里出生的。”当时的他毫无戒心。
  “这么说我们算是老乡了,小兄弟。”那个男人笑了笑,“要不要跟我回家?”
  他摇了摇头:“阿克伦的冬天太冷了。”
  酒红斗篷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,调转马头疾驰而去。


 
  是他。斯蒂芬的瞳孔迅速的缩放,呼吸都急促了许多。
  就是他。当年的那个男人,依旧穿着红色的斗篷,享受着他万王之王的荣光。
  勒布朗颔首微笑,目光扫视过所有人。他身边那位被称为“皇帝之手”的德怀恩.韦德爵士举着酒杯说着对众人的祝福,勒布朗只是笑着,有意无意的抚摸着圣杯。
  他允许你们觊觎它,不许你们得到它。
斯蒂芬举着酒杯,听到德怀恩说道:“愿他长治久安。”
  数不清的真心或假意齐声附和道:“愿他长治久安。”
  管弦乐再度响了起来,红衣仆人们端着精美的菜肴奉上前来。勒布朗站起身,从六大国在场的国王开始逐一敬酒,现场又重新进入了活跃的气氛。
  克莱放下酒杯坐下来,低声问身边的斯蒂芬:“你怎么回事?心不在焉的。”
  “没什么。”斯蒂芬看着勒布朗和克里斯.保罗热切的交流着,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向克莱问道,“怎么,圣安东尼奥没有人来么?”
  克莱看了他一眼:“你刚发现吗?”正要说下去,熟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:“好久不见了啊,克莱.亚历山大.汤普森爵士。”
  克莱回过头,惊喜的站了起来:“凯文!”
  “你长大了,小家伙。”被称作凯文的家伙拥有碧色的眼睛迷人的笑容,他握着克莱的手紧紧抱住了克莱,“我等这场宴会等了许久,就是为了在这里见到你啊。”
  斯蒂芬轻轻的咳嗽了一声。克莱放开凯文,拉起斯蒂芬说道:“给你们介绍一下。这位是我童年时期的好友,凯文.乐福。”
  “久仰久仰。”斯蒂芬挂上笑容,端起酒杯示意。
  克莱没有理会斯蒂芬假模假式的微笑,指着斯蒂芬对凯文说道:“斯蒂芬.库里,我的……领主。”
  “爱人。”斯蒂芬抢先一步说道。
  凯文.乐福的微笑丝毫未变,他对斯蒂芬点点头,转向克莱说道:“我有明尼苏达的朋友想认识你,得空的时候去那边的座位找我啊。”
  “你不用这么着急宣布所有权的。”凯文离开后,克莱在斯蒂芬耳边低声说道。
  斯蒂芬耸了耸肩:“你先去和他叙旧吧。等皇帝敬酒还要很久呢,我也要去找别人聊聊天了。”
 


  “明尼苏达的生活还习惯吗?”
  凯文看着克莱认真的表情,笑着摇晃着手里的酒杯:“这么多年,不习惯也习惯了啊。”
  “也是。”克莱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  “你还是不怎么爱说话啊,和小时候一模一样。奥克兰的生活没有改变你吗?还有你的那位小领主。”凯文的语气里带着戏谑的笑意。
  “斯蒂芬啊,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是个话匣子。”克莱情不自禁的向斯蒂芬的方向看去,他和德玛尔.德罗赞在一起,似乎相谈甚欢,“两个人如果都爱说话,不很容易发生口角么。”
  凯文顺着他的视线寻了过去,默不作声的啜了一口酒。
克莱在身后的嘈杂里时时听到有人叫着“凯文”,他回头看了两眼,对凯文说:“我总是听到有人喊你的名字。你不用过去看看吗?”
  “他们喊的人不是我,是另外一个‘凯文’。”凯文.乐福笑着,用目光为克莱指引着,“喏,那边的一桌——俄克拉荷马的雷霆王凯文.杜兰特,和他的西布将军。”
  “他们的名字我是听过的。”
  “如果他们的名字你都没听过,那你简直太孤陋寡闻了。凯文.杜兰特、拉塞尔.维斯布鲁克和詹姆斯.哈登,他们和当今王座上那位正面血战的时候,你还在奥克兰玩泥巴呢。”凯文.乐福想了想,还是补充了一句,“当然他们输得有点惨烈就是了。年轻嘛,还有的是机会。”
  克莱正要说什么,斯蒂芬走过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:“克莱赶紧过来,我们要给勒布朗和德怀恩敬酒了。”
  凯文懒洋洋的挥了挥手,克莱向他点点头,跟着斯蒂芬向勒布朗的方向走去。
  “其实早就应该叫你过来了,只是刚才勒布朗和凯里.欧文单独说了好大一会儿话,我看你和凯文聊的那么开心,没好意思打扰你们。”
  克莱装作没有听出他语气里的酸不溜丢,看着勒布朗和德怀恩说道:“不是说当年打下江山的是兄弟三人吗?怎么今天出现的只有两个啊。”
  “听说克里斯.波什身体不适,还在养病中——”说话间两个人走到了勒布朗面前。斯蒂芬举起酒杯:“来自奥克兰的斯蒂芬.库里和克莱.汤普森,感谢您的盛情款待。愿您长治久安。”
勒布朗看着他的眼睛,目光深邃:“谢谢你啊,小兄弟。”
  “小兄弟?”一旁的德怀恩笑着说道,“初次见面就如此亲昵,这不像你啊。”
  勒布朗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是这位小兄弟我一见如故啊。”
“和您一样,我也是这种感觉呢。”
  窗外为庆祝盛宴而绽放的烟火,把他的笑容映得明亮坦荡。
  (未完待续)